7星彩近200期走势图

評基辛格的世界秩序


2018年11月28日 03:20    來源:美中時報    歷史學博士 杜語

       美國不能把冷戰后所取得的這個獨霸秩序當作美國永久的權利,而應當放棄不合理的那部分,留下與美國國力對應的那部分權利,如此,美國不僅不再獨霸世界,而且由于其權利和國力相匹配,還能對世界作出貢獻,成為世界范圍的一個和平的力量,創新的力量,穩定的力量。




       基辛格的世界秩序與當年事


       基辛格這些年一直大談世界秩序,他的皇皇巨著《世界秩序》就是專門論述這個問題的。在這本巨著中,基辛格認為:“美國在兩個層面上追求世界秩序:擁抱普世原則,同時需要接受其他地區的歷史和文化現實。除了分析過去困難重重的數十年積累的教訓,我們還必須繼續肯定美國的獨特性。”非常強調美國的獨特性。這次在新加坡談話的基礎仍然是國際秩序,而且很明顯在基辛格的語境里國際秩序仍然是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盡管基辛格有時也承認“從來不存在一個真正的全球性的‘世界秩序’”,但這只是順帶一說,基辛格根本堅持的仍是“總體來看,美國的領導作用始終不可或缺,盡管有時美國扮演領導角色時猶豫再三”。由于這個堅持,之前的判斷就從根本上不存在了,世界秩序就成了美國領導、主導的了。基辛格的潛臺詞就是中國必須遵守這個國際秩序。不遵守就是破壞這個秩序了。當然,由于中國目前還沒有旗幟鮮明地提出打碎這個秩序,而只是小聲地對這個世界秩序提出了一點點修改的建議,所以基辛格在說到世界秩序的時候是充滿底氣的。如果不對基辛格的世界秩序也就是美國的霸權提出堅決反對并要徹底顛覆的明確意見的話,基辛格的基本立論就是無可辯駁的。


       不過,基辛格當年朝見毛澤東時是沒什么底氣的,不像今天他談起當年事時那么信心滿滿。時過境遷,基辛格似乎想歪曲當年美國和毛澤東談判的性質。基辛格還借稱贊中國今天的成就貶低當年的中國是個小角色。實際上,當年的中國是世界上與美國蘇聯鼎足而立的核大國,尼克松,基辛格是在朝鮮戰爭,越南戰爭后國際國內形勢岌岌可危的情況下來中國求和的。那時的中國,經濟基礎是很過硬的,軍事力量也是不可忽視的,美國一超獨霸是蘇聯倒臺后的事情。今天的中國并不像基辛格所說是剛剛成長為一個角色,早在毛澤東時代,中國已經是一個全球性的大角色,其重要性遠超過今天的中國,因為雖然今天中國經濟上富裕一些了,但從國際力量對比上來看,美國的力量優勢今天是遠遠超過當年的,當年蘇聯和社會主義陣營還在,毛澤東領導的新興核大國還在。中國的經濟是以堅硬的可以獨立自主長久堅持的內向經濟為主體的健康的系統,可以不介意美國的封鎖的。廣大的第三世界也認中國是領袖,所以,中國在毛澤東時代在全球的影響力是迄今為止最高的。


       中國對基辛格的世界秩序持改良態度


       中國改開以后,在政治上軍事上都有大幅收縮,換得在經濟上的先是民用方面的發展,后來逐步向軍工高科技的重新發展,到今天終于又回到毛澤東時代拓展的方向上,可以和美國說一說霸權也就是基辛格的世界秩序的問題的時候了。但畢竟美國還是強勢,中國在態度上還是比毛澤東時代謙遜很多,不過基本態度總算有了,雖然還有一個逐步更明確的問題,當然這要有一個過程,還要看其他國家對美國霸權的容忍程度。畢竟蘇聯解體,社會主義陣營消失,偉大的開國元勛毛澤東去世,使美國一超獨霸世界這么多年,要想在世界上形成當年和美國均勢的態勢是很困難的,中國還弱勢很多,在可以預見的一段時間內,中國還很難從形式到內涵上完全否定,甚至徹底推翻美國的霸權世界秩序,只能是改良一些極端過分的部分,基辛格還可以繼續鼓吹其世界秩序并且義正詞嚴得不到反駁。


       應該明確冷戰后美國才確立世界秩序


       但其實,基辛格的世界秩序也只是蘇聯解體后才存在,二戰后根本沒有所謂的美國領導的世界秩序,只有冷戰秩序和恐怖平衡秩序。美國最多確立了自己西方領袖及西方秩序。蘇聯和社會主義陣營連美國津津樂道的布林頓森林體系都沒有參加,西方的組織系統也對社會主義陣營是無效的。中國甚至長期都沒有參加聯合國的活動,聯合國的美國操控的決議對中國也是無效的,朝鮮戰爭中國對付的就是聯合國軍。但基辛格無視這些,把世界秩序描繪成二戰后就存在的樣子,是智慧不足以認清這個顯而易見的事實,還是故意為了私利視而不見,筆者還不太清楚,但對基辛格在錯誤的基礎上給予了錯誤的論述和展開則是清楚的。對于冷戰后美國建立了國際秩序還是明確的。目前,這個國際秩序能不能維持,筆者認為還是取決于美國,如果美國足夠明智,認可中國太平洋足夠寬闊,容得下中美兩個大國的戰略判斷的話,這個世界秩序經過改良是可以得到包括中國在內的大多數國家的認可的,但如果美國堅持連改良也不容許的話,那世界各國似乎也很難原封不動地對這個世界秩序照單全收了。特別是特朗普上臺后的單邊主義極端化,使世界各國,甚至盟友們也很難忍受了。而中國雖然也是很難忍受美國的這個單邊主義,美國優先甚至霸權主義,但中國古代就有以大事小的說法,中國即使綜合國力超過美國,國際影響力超過美國,恐怕也不會在世界秩序這個問題上采取革命的辦法全盤打碎的,一定會以改良的態度對待美國的世界強國的地位。美國需要放棄的不是二戰后的所謂世界秩序,而是蘇聯解體后的世界秩序,但這個秩序的實質其實是霸權秩序,是從長遠上來說不可持續的,美國不能把冷戰后所取得的這個獨霸秩序當作美國永久的權利,而應當放棄不合理的那部分,留下與美國國力對應的那部分權利,如此,美國不僅不再獨霸世界,而且由于其權利和國力相匹配,還能對世界作出貢獻,成為世界范圍的一個和平的力量,創新的力量,穩定的力量。只有到這時,這個世界秩序才是一個相對合理的并被世界各國認同的秩序,才是一個不需要單單是美國來領導的世界秩序。


分享按鈕
 
關于我們招聘英才網站大事記美中時報(電子版)廣告服務 - 網址導航
美中時報 © 版權所有
7星彩近200期走势图 二人麻将游戏规则 天天棋牌下载 姚记娱乐JDB 球探比分直播 彩票投注单打印软件 稳赚3刀 pk10冠亚和对刷教程 香港惠澤社群六肖 花开棋牌下载 摩卡网址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