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星彩近200期走势图

2019:全球貿易規則核變新局……

——瞰USMCA、EPA 、CPTPP已上路,全球第2大經濟體需要對策


2019年04月05日 08:18    來源:美中時報    鞏勝利


2019年4月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中國國家副總理劉鶴(美國之音)。


       核心提示】:2019年2月1日,而日本與歐洲決定EPA于正式生效(《日本-歐盟經濟伙伴協定(簡稱EPA)》覆蓋6.5億人口)。而在2018年末,12月1日《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協定(簡稱USMCA)》(覆蓋4.7億人口)、分別被美加墨政府在阿根廷第13屆G20峰會期間、歐洲議會在法國斯特拉斯堡召開的全體會議上正式簽訂。2019年生效的EPA加USMCA這兩大貿易組織占全球貿易總量超過70%的最大規模自由貿易區宣告雙雙成立上路,也意味著美加墨、歐日將全方位鑄成政治、經濟、外交等“命運共同體”的合作伙伴關系。2018年本文相關國家數字:



       12月30日起,日本領銜11國的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11國覆蓋人口超過5億)生效運行……約占全球經濟比重達15%。在TPP11生效后,從日本出口工業品的99.9%、農林水產品的98.5%關稅將最終被取消,日本之外的各國未來將對全部品種的超過99%撤銷關稅,也稱CPTPP11國經濟圈覆蓋5億人口,成員國包括日本、澳大利亞、文萊、加拿大、智利、馬來西亞、墨西哥、新西蘭、秘魯、新加坡和越南,合計GDP 13.5萬億美元比第2大經濟體中國規模稍大。這輪USMCA、EPA以及,也是人類國家體制實施至今、現實中真正、整體商品“零關稅、零補貼、零壁壘”(超過99%商品零關稅稅率,簡稱“3零”)開行。也是針對中國、朝鮮、古巴、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等“非市場經濟地位”國家最最徹底、最根源、最真諦歷史性挑戰——釜底抽薪!2019年全球上路的新三USMCA、EPA、CPTPP11自由貿易區,覆蓋全球GDP總量超過80%,覆蓋全球人口超過16億財富階層,也是占全球高科技超過90%、服務貿易超過總量90%、金融貨幣占全球市場份額超過95%以上總量的最最發達人口、地區,現在只待美歐、美日自貿區縱橫打通聯閡了……


       21世紀以來,世界聚變了,中國開始崛起了……


       今日2019,是人類從未曾有過的一個分界嶺:WTO、USMCA、EPA、CPTPP11……歸去來兮。


       2019年4月5日,全球第1、第2大經濟體經過9輪談判的世紀“經濟鐵幕”正待歷史結局……根據《金融時報》最新的披露,美中現在的爭議主要有兩個:(1)、美國希望在先前對價值500億美金的商品所加征的關稅當中,保留25%的關稅以有力約束中國。但是,中國希望取消所有關稅。(2)、美國要求雙方必須要建立某種制約機制,以確保協議中的承諾得到有效落實。要不要建立硬性機制,如何建立,雙方還有一些分歧。


       一、最大經濟體USMCA、EPA重玩貿易游戲、改版全球


       從全球經貿意義上來看:USMCA、EPA對美加墨、歐日兩個系統經濟體而言均有一定更新換代的經濟引擎拉動力。根據USMCA、EPA規定,美加墨協定將實施“3零”貿易規則、歐盟將取消99%針對日本商品的關稅,日本將取消94%針對歐盟的商品關稅,包括82%針對農產品和水產品的關稅,逐漸取消歐日貿易間的非關稅壁壘,同時相互增加政府采購、服務貿易等領域的相互開放程度,在地理標志(GI)、網絡數據流動監管標準等領域實現互認,大大提升雙邊貿易的便利性和開放性。據歐洲行業組織“商業歐洲”總干事馬庫斯·拜勒預計,歐盟對日本出口將增加34%,日本對歐盟出口將增加29%。此外,EPA還將促進歐盟和日本GDP增長。歐委會報告預計到2020年,在保守情況下(削減20%的非關稅壁壘),EPA將使歐盟GDP增長約0.23%-0.75%,使日本GDP增長約0.27%;而在極端情況下(削減50%的非關稅壁壘),歐盟GDP將增長0.8%-1.9%,而日本GDP將增長約0.7%。日本外務省則預計,EPA將幫助日本GDP提升近1%,創造29萬個就業崗位。


       從全球貿易規則和版圖重構來看,EPA有著更為重要的意義。一方面,日歐EPA表明雙方將加大經貿合作,向世界表明全球兩大經濟體明確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強烈信號。另一方面,作為目前而言全球最大也是標準規則影響最深遠的自貿協定,EPA以雙邊合作引領多邊合作的影響力不言而喻,日歐將把基于共同價值觀、規則、標準的自貿協定作為對外擴大影響力的抓手,構建關稅和非關稅壁壘更少,但規則、標準更為完善的新全球貿易秩序和格局。


       二、USMCA、EPA全球老牌經濟體開創了經貿高端見鋒


       美加墨USMCA對經貿中的反腐敗規定存在如下亮點:(1)為有效應對腐敗問題,針對公職人員實施的、影響國際貿易和國際投資的貪污、挪用公私財產的行為,各方在既有的法律框架下應當采取必要的立法等措施,將該類行為犯罪化。(2)更重要的是,當舉報信息明確指向政府涉嫌腐敗、貪污、挪用(公私財產)的行為時,協定的審議稿確立了各國采取有效措施以保護舉報者免遭歧視和報復的義務。(3)該協定點明了構建和實施有效的審計內控機制和道德合規計劃的重要性。這類合規計劃均是以企業在預防、發現和阻止企業內部賄賂和腐敗問題方面存在的風險為依據量身定制的。(4)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反腐敗執法機構之間應開展國際合作、協調與相關信息的交流。(5)有關USMCA反腐章節事宜的爭端將受到該協定第31章規定的爭端解決程序的約束,但適用和執行反腐敗法律或合作中所產生的問題除外。依據USMCA的爭端解決程序(包括協商,磋商,調解和爭端解決小組的設立),各國政府機構人員和反腐敗領域的專家應參與反腐敗問題的磋商。


       70年中國至今,2015年6月17日,中國商務部長高虎城與澳大利亞貿易投資部長安德魯·羅布分別代表兩國政府,在澳大利亞堪培拉正式簽署了《中國政府和澳大利亞政府自由貿易協定》和自2015年12月20日起實施《中國-韓國自由貿易協定》,但到2018年終,這兩個“自由貿易協定”簽和沒簽是一樣的結果:中國與澳大利亞、韓國的雙邊貿易都走向了盛極難興……


       三、特朗普“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致全球經貿“核聚變”


       美國正在重建以美國為中心的、美國利益優先的貿易新格局,我們將其概括為“三條腿走路”:第一,修改多邊貿易規則,以WTO為代表,談不攏,就“退群”;第二,重建雙邊(或區域)貿易體系,以美-加-墨協議(USMCA)、美韓協議,和正在談判的美日協議為代表;第三,重新定義與中國的貿易關系。有兩個選擇:要么談判,達成某種共識,而這種共識很可能是美國占優的;要么被孤立,USMCA中的排他性條款就是證明。極端情形是,G2脫鉤,各自循環。


       而在日歐EPA中,日本方面在94%品類、歐盟方面在99%品類上分別取消關稅。在CPTPP11中,除日本外的10國將最終基本上取消全部關稅。日本也將最終取消100%工業產品、82.3%農林水產品的關稅。這是人類至今的最大突破,昭示了人類未來國家間最最基本、最簡明、最低成本的一種貿易規律。


       經過長達14個月的貿易談判,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美加墨USMCA三方于9月30日達成《美墨加貿易協定》(The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簡稱USMCA),并于11月30日正式簽署生效,以取代1994年以來生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NAFTA)。美國當地時間10月1號,特朗普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白宮先后發表演說,慶祝USMCA正式簽署生效。特朗普稱USMCA創造了歷史,稱其為“歷史上最現代、最先進、最平衡的貿易協定”。萊特希澤稱USMCA將成為美國后續貿易協議的模板。他總結了USMCA的三大支柱:公平;保護美國競爭優勢的數字產品、知識產權、服務(包括金融服務)貿易條款;消除不公平貿易做法的新條款,包括對國有企業、匯率操縱、與非市場經濟體的關系等方面的嚴格規定;通讀USMCA條款后發現,除了“非市場國家”條款,還有很多排他性條款值得中國關注。


       四、雙USMCA、EPA涵蓋全球經貿總額超過70%


       USMCA將是美國簽署的規模最大的貿易協定,號稱覆蓋規模為1.2萬億美元的貿易。表1為美國前10大進口來源國。可以看出,過去5年,中國均為美國最大的進口來源國。2017年,中國占美國總進口總額的比重為21.8%。墨西哥與加拿大分別位列第二和第三位。2017年,總占比為25.9%,超過中國4個百分點。


       USMCA共包含34章內容,協議對國民待遇與市場準入、原產地原則、海關管理與貿易便利化、貿易救濟、投資、跨境貿易服務、數字貿易、知識產權、勞工標準、環境標準、監管實踐、爭端解決等多個領域的標準與實施做出了細致的規定,其中有約2/3的章節與TPP重合。除了增加了數字貿易等章節外,USMCA還增加了諸多排他性條款,具有濃重的自我貿易保護主義色彩,不再是WTO“經濟聯合國”大家庭。


       美國是新USMCA協議最大受益方,其實現了特朗普政府所謂“公平、對等”、“讓美國再次偉大”的貿易準則。USMCA是特朗普政府利用墨、加經濟依賴美國大市場的軟肋,以威脅退出NAFTA重啟談判為開端,以加征鋼鋁、汽車關稅為手段不斷施壓和墨、加方做出妥協的產物。新協議使得加拿大對美國進一步開放乳制品和酒類市場(加拿大已同意對美國開放約3.5%),緩解了美國農產品出口困境,為特朗普贏得了農業州的選票。作為交換,加拿大和墨西哥換來了美國汽車關稅豁免、延長至16年的日落條款、以及與加拿大保留的爭端解決機制等條款。新協議通過實施汽車產業苛刻的原產地規定以及高工資勞動含量要求,力圖培育產業鏈相關技術人員,提振美國汽車業的同時保證相當部分的制造業生產回流至美國、增加美國本土就業機會。此外,新協議在延長生物制藥數據保護期、版權等方面提高原來加拿大主張的標準,有利于對美國醫藥行業和知識產權的保護。


       五、USMCA比EPA更根基、有根固,具有政治與經貿的高屋建瓴


       若EPA是希望引領建樹30年的話,那么USMCA就有可能取代WTO建樹50年、上半個世紀。如USMCA,跟隨美國大家庭盡享“3零”世紀經貿饕餮盛宴:(A)、汽車原產地規定的區域內價值比例高于舊協議,在促使汽車供應鏈逐步轉移至美墨加三國的同時,具有明顯的排他性。同時,新協議在原產地規則規定,乘用車高工資勞動占比(每小時工資16美元以上的工人生產)需要從2020年以前的30%,逐步增加到2023年的40%。


       (B)、美墨間取消投資爭端解決機制(ISDS),這意味著第三方投資者將無法利用這一機制提起仲裁,國家也將無權干涉。墨西哥與美國間取消了投資爭端解決機制(ISDS),而加拿大與美國間依然保留這一機制。在投資爭端解決機制中,如果投資者來自美墨以外的第三方,而該方被美或墨認定為非市場經濟體,那么這一投資者不能成為申訴方提起投資仲裁。也就是說,包括中國等國家在墨西哥擁有或控制的企業在美國投資,該企業不能作為申訴方對美方提起訴訟。


       (C)、新協議關于非市場經濟國家的相關規定具有明確的針對性和歧視性,美國意在通過新協議來約束墨、加兩國與第三方非市場經濟國家簽署自由貿易協定。新協議中引入了前所未有的排他性條款。第32章第10條規定:如果美加墨三方正在與非市場經濟國家談判自貿協議事宜,則締約方不僅應在啟動談判前提前三個月通知其他締約方,還應該盡早將締約目標應盡可能告知其他締約方;還需要在簽署前至少30天將擬簽署文本提交給各締約方審閱,以評估該文本對美墨加貿易協定的影響;在于非市場經濟國家簽署自貿協議后的六月內,允許其他締約方終止美墨加貿易協議,并以締約方的雙邊協議取代。


       美歐日貿易部長的聯合聲明說:“過于寬泛的發展分類,加上自我認定的發展狀況,抑制了世貿組織談判新的、貿易擴張協議的能力,并削弱了它們的效力。部長們呼吁,自稱為發展中國家的發達世貿組織成員,在當前和未來的世貿組織談判中承擔全部承諾。”該聲明還提到,要制定關于工業補貼和國有企業的新規則,以便為工人和企業創造一個更公平的競爭環境。


       六、美歐日3大規則與第二大經濟體的策論與世紀悖論


       2019年上路的USMCA、EPA、CPTPP,與中國貿易理論從到規制構架都與發達國家是半個世紀都源頭沖突的。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認為,中方認為WTO改革應堅持以下三個原則:(1)是不能改變世貿組織的基本原則,也就是最惠國待遇、國民待遇、關稅約束、透明度、特殊與差別待遇(中國特色)與所以發達國家相沖突,就是半個世紀也難于改革到位,與發達國家的貿易自由化的總體方向——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相沖,而另起爐灶,推倒重來成發達國家貿易新規制主流;(2)是全球國家應該以發展為核心(保持關稅壁壘),照顧發展中成員的合理訴求;(3)是應該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礎上,循序漸進,優先解決危及世貿組織生存(必須擱置“非市場經濟地位”)的問題。中國領導人也在亞太經合組織工商領導人峰會上發表的主旨演講中,特意提到“‘特殊與差別待遇’是世界貿易組織的重要基石。這一原則不能否定,否則將動搖多邊貿易體制的根基”、特別是發達國家的利益無法保障。


       2017年至今,中國與上述三大自貿區國家的貿易總額接近3萬億美元,也是中國全部外貿順差的主導來源。因此,解決與美、日、歐盟發達國家的貿易爭端,將是2019年中國最緊迫的議程。


       當占有全球有超過70%貿易額的發達國家和主要新興國家重新簽署貿易協議之后,中國的話語權必然降低,WTO的重要性也必將受到嚴重削弱。如果中國仍堅持上述三原則不妥協的話,估計WTO改革將陷入僵局、死局……


       日本在全球各經濟體中一馬領先,取得雙重重大突破。2018年12月30日,日本、墨西哥、新加坡、加拿大、新西蘭、澳大利亞等6個國家,將取消90%的商品關稅,并將啟用有關貿易及投資的共同規則。越南、文萊、智利、馬來西亞、秘魯等國將在今年逐漸加入。最終,使CPTPP將取消11個協定國之間98%的商品免關稅為零。2019年2月5日,日歐經濟伙伴關系協定(EPA歐盟與日本政府已經通過法律程序)正式生效,將在未來15年內大幅降低關稅最終達99%的零關稅,這將形成世界上最大的自貿區(歐盟GDP23萬億美元,日本GDP5萬億美元)。這是日本對全球最大貿易體(歐洲約大于美國GDP1/5)的核心突破。


       七、特朗普政府要更改香港自由港的“特殊貿易地位”


       據2018年12月6日彭博社 《香港商界擔心特朗普將開啟終結香港特殊貿易地位的大門》報道:由于“隨著香港政府日益靠近中央政府,特朗普會開啟結束針對香港的優惠貿易政策的大門,將這座金融中心與‘其它中國城市’等同對待”。擔憂情緒起因于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上月做出的一項建議。因涉及一些敏感美國技術進口,該委員會建議美國國會重新評估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該委員會稱,中國政府的聲明和立法行動“繼續違背中國維護香港自治的承諾”。


       如果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落實這條建議,只會影響軍民兩用技術,例如用于制造高爾夫球桿和導彈部件的碳纖維,雖然這只占美國對香港出口額的2%左右,但可能對城市形象造成無法挽回的打擊。“這將產生連鎖反應,大門可能開啟,而且可能不會再關閉,”紡織服裝業代表、香港立法會建制派成員Felix Chung表示。“西方社會將以不同的眼光看待香港,甚至可能不信任香港,商業部門不能承受這種風險。”


       雖然美國國務院曾于2018年早些時候表示,沒理由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但有一項法律條款讓全香港市民、商界精英格外擔憂:如果美國總統認定一個地區自治程度不夠高,就可以發布行政命令來暫停該地區享有的貿易特權。而現在美國特朗普政府已經啟東了這一程序……


       當被問及特朗普是否考慮對香港采取任何行動時,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不予置評。領事館提到總領事唐偉康上月發布的聲明,他說“我們非常重視一國兩制框架的重要性”,該框架允許香港保持獨特的經濟、法律和政治制度。美國總領事館在其5月份關于香港自治的年度報告中表示,現中國的“某些行動”如將香港上市公司設立共產黨黨組織改制等,其與香港實行“高度自治”的承諾已經不復存在……2017年10月美國商務部發布《關于中國非市場經濟地位備忘》文件指出:美國商務部認定“中國是一個非市場經濟國家,因為中國并未充分踐行市場原則以允許商務部在反傾銷調查使用中國的價格和成本。美國商務部的結論是基于國家在經濟中扮演的角色以及該角色與市場和私營部門的關系,對中國經濟造成根本性的扭曲”——“中國經濟的框架核心是由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確立的,二者通過對重點經濟主體的政府所有和控制以及政府指令等方法,實現對市場資源配置的直接或間接的控制——黨組織產權、資本、金錢等長期非“陽光化”。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的根本目標是維護所謂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在該體制下指導和引導經濟主體實現國家規劃的目標”。若特朗普政府摘除香港“特殊貿易地位”,則香港就不得不回到中國黨國的體制之內……


       而香港政府已經駁斥了對“一國兩制”框架受到打擊的疑慮。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個月提醒美國稱,若改變現有安排,將令美國在港利益受損,促請華府要“三思”。她也向北京借用一詞指控美國上述的委員會是帶著“有色眼鏡”看中國。之后,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在立法會議議上被問及此事時,對該委員會報告淡化處理,并稱“香港會繼續依法維持自身嚴格的貿易管制制度”,有效防止受管制美國物品未獲授權轉運至內地。這也許就是香港的最后救命稻草:“特區政府會一如既往,尊重、恪守和維護“一國兩制”,它也是特區回歸以來經貿成功發展的重要基石。他說,《基本法》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單獨的關稅地區。


       香港保持自治,對美國具有重大利益。大約有85000名美國公民居住在香港,還有1400家美國公司在香港為中國開展業務。他們以法治,資本自由流動,司法獨立,信息取得以及保護個人和新聞自由等因素而珍視香港。顯然,特朗普政府對香港改變在香港上市公司設立“共產黨組織”改變特別看重……


       不管是美加墨USMCA、還是歐日EPA、CPTTP搭建的國際貿易新規則模板,至少為未來十年布下了全球大局,也都是為“發達國家”(人均年國民總收入超10726美元以上國家)及美國(2018年20萬億美元GDP)歐盟(23萬億美元GDP)領頭全球而超前布局、建樹。美加默日歐USMCA、歐日EPA作為全球最大超級經濟體、與第一超級大國美國既有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簡稱“3零”)超高標準經貿規則模板,無論是對未來美歐或美日的雙邊談判,還是在CPTTP更新WTO的深入塑造,都將發揮人類至今、全球政治、全球貿易游戲規則的顛覆性和“總要新桃換舊符”的“改天換地”……瞰2019年之后USMCA、EPA都為全球經貿展開了空前的魔力……


       2019年是全球經貿格局及WTO核變的生死之年。WTO對全球40多個高收入國家來講:(A)、沒有任何經貿發展的引擎能力與作用了,維護、延續WTO就是讓國家高成本繼續;(B)保護關稅,致國家運行成本居高不下,與國家間“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公平貿易、降低人類生存、發展成本而悖論;(C)“零關稅”是未來國家間發展大市場、大經貿、大流通的唯一方向……這是全球40多各高收入國家的“死結”!


       2019年,《美-加-墨協定》(2018年12月1日正式簽署)、《日本-歐盟經濟伙伴協定(簡稱EPA,2019年2月5日生效運行)、《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11》(2018年12月30日生效運行)上路運行,就黑白證明、取代了WTO的半個世紀的貿易地位。上3個跨國經貿組織上路,囊括了全球經貿、GDP超過70%以上的市場份額,統領了全球貨幣市場超過98%,涵蓋了全球服務業超過95%以上的產值……WTO還有哪里可以留戀!還有哪里有用?


       據日本政府估算認為,CPTPP11和日歐EPA對日本GDP的拉動效果分別達到約7.8萬億日元和約5.2萬億日元。日本經濟財政再生相茂木敏充強調稱,“這是日本新的增長引擎”。今天的日本已經基本脫離了中國經濟引擎,但在當前全球經貿規則的深度核變、重構中,日本這系列“大動作”的影響值得進一步觀察。


       2019年,USMCA、EPA、CPTPP上路,后續還有正在談的“美歐協定”、“美日協定”正在密鑼緊鼓談判擬定中……這就是2019年、全球超過GDP90%以上經濟體所描繪的全球經貿新版圖了。


       美中貿易戰也將在4月5日拉開歷史的帷幕……


       (作者系中國國家發改委《財經界》專家學術委員會常務秘書長,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



分享按鈕
 
關于我們招聘英才網站大事記美中時報(電子版)廣告服務 - 網址導航
美中時報 © 版權所有
7星彩近200期走势图 超跑娱乐最新版本 幸运快3大小单双投注技巧 澳门二十一点玩法规则 彩票红包 时时彩开奖软件 快乐时时是全国开奖 必中幸运飞艇手机软件下载 安切洛蒂 黑彩计划群怎么盈利 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