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星彩近200期走势图

第九屆“包商銀行杯”全國高校征文散文獎獲獎名單


2019年04月03日 08:19    來源:作家網

       由作家網、《人民文學》雜志社發起,作家網、現代出版社、包商銀行共同組織舉辦的第九屆“包商銀行杯”全國高校征文,歷時一年,征文得到了全國各高校團委、學生會、文學社團的積極支持,共收到小說、散文、詩歌作品八萬余篇(首)。本次征文作品由文學編輯初選后,隱去姓名、學校名及地址信息等,最后經終審評委投票評出獎次。


       散文類作品共評出一等獎1名,二等獎3名,三等獎5名,優秀獎30名。另有部分同學的作品入選《2018中國高校文學作品排行榜》(散文卷)。


       現正式公布獲獎名單及散文終審評委的評審意見。


一等獎


趙 琳/西北師范大學

《達布察克鎮往事》


二等獎


孫俊波/荊楚理工學院

《歸巢》


王芷怡/贛南師范大學

《老藤椅》


顧紳楠/浙江師范大學

《蘭亭遙想》


三等獎


劉小笨/廣東技術師范大學

《比水更安靜的是淤泥》


李司平/云南文山學院

《扁擔彎曲的弧度呈現》


邵 騫/上海大學

《荒草原野》


張心怡/復旦大學

《母親和我和或許另一個女孩》


徐蘇杭/杭州師范大學

《驚鴻一眼,半世長情》


優秀獎


柳 燕/云南大學

陶玉帥/河南省新鄉醫學院

陳斯婕/福建師范大學

盧 穎/北京聯合大學

付雨文/中山大學

袁 偉/揚州大學

孫玉琪/云南大學

潘鳳妍/四川建筑職業技術學院

王 璐/華南理工大學

李嘯洋/北京師范大學

金振寧/山東科技大學

王 帥/上海大學

大 盛/嶺南師范學院

耿亞成/山東師范大學

張安靖/湖北文理學院

忍 冬/安慶師范大學

馬晨薇/安徽省池州學院

姜 怡/浙江海洋大學

左存文/四川大學

鮑偉亮/臨沂大學

申飛凡/太原科技大學

陳余妃/云南省昭通學院

董 玥/復旦大學

劉 云/安慶師范大學

渝 萬/河北農業大學

許淳彥/四川大學

陳德輝/四川大學

田云龍/山東科技大學

余 歡/貴州民族大學

馬 健/遼寧師范大學


------------------------------


征文活動總策劃評委會負責人


趙 智(冰 峰)



散文終審評委


白庚勝

全國政協常委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


李敬澤

中國作家協會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


冰  峰

作家網總編輯

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副會長


徐則臣

《人民文學》副主編


范子文

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專職副主任


方  文

《中國作家》編輯部主任


張  蔚

北京師范大學心理健康傳播研究中心副主任



散文初審評委


張大群

安  琪

劉不偉



評委點評



一等獎


作者:趙  琳

學校:西北師范大學

作品:《達布察克鎮往事》



       是常見的童年回憶,細膩、耐心,逝去的人與物與風景,歷歷寫來,見得出情意。文字再精確一些更好。


——李敬澤


       少年的記憶和草原上的萬物有關:羊,馬,草,爺爺,山羊爺爺。他們,是眾生平等的眾生,在星光照耀下他們一起成長,互相熱愛,互相給予生命的力量。草,把“我”從疾病中治愈;馬,馱我度過上課的日子;羊,是一家子生活的依靠。而“我”對它們的記錄,是“我”能做到的、對它們的回報。還有神奇的“山羊爺爺”,草原上的通靈者,能看到凡人看不到的秘密。作者以自己細膩的筆觸,讓我們跟隨他/她回到草原,回到童年,回到“豐茂的草地綿延著皎潔的皚皚白雪”的達布察克鎮。這就是文學的力量:于作者,是喚醒沉睡的時光;于讀者,是經歷你不曾經歷的生命之體驗。


——白庚勝


       羊、馬、草與牧民的關系,與整個草原的關系,與大地的關系,復雜而糾結。人的生存需要羊,羊的生存需要草原,而草原則需要禁牧和休養生息。生態與生存之間的復雜,讓讀者有了更多的思考。馬是草原人出行的工具,也是伙伴,老馬有著人一樣的命運,與大自然的搏斗隨時都可能發生,在冰河里,老馬在祖父頑強的拯救下活了下來,也算是一種幸運。


       在草原上生活,當然是離不開草的,草喂養了羊,羊又喂養了人,所以,草原上的人看上去是在吃肉,其實也是在吃草。“我”病了,當然要用草來醫治。經過“我”的一場病,牧民所處的生存環境和與大自然所進行的“勾結”便躍然紙上。


       山羊爺爺和祖父是比較清晰的兩個人物,山羊爺爺是有神性的,他的神性源于對環境以及羊馬之性情的熟悉,同時,也有小人書和許多故事的相融,所以,他在草原上,是無所不能的。而爺爺則是一位樸實本分的牧民,像老馬一樣,用盡最后的力氣也要把生活拉向未來。


       通觀全篇,作者選取的羊、馬、草、祖父、山羊爺爺這幾個點是“能說事兒”的,這些事有草原的味道,也有情感和生存的體驗信息。作者用筆細膩,生活內容厚實,有獨特的選材能力。


——冰  峰


       四個關于達布察克鎮的往事片段,涉及羊、馬、草和那些星光一樣的事物。作者有比較充分的寫作經驗,所選題材之于草原牧民都是最基本也最重要,因為事關他們的日常生活,俯仰之間,哀樂之際,乃至生死存亡皆有賴于它們。看上去平常,實則茲事體大,所以羊、馬、草對草原人來說,無不具有某種神性。作者寫出了這種敬畏和神性。而那些星光一樣的事物,就是生活中習焉不察的細節,經文字擦亮,熠熠生輝,如同那片草原上一個個卑微卻倔強的生命。


——徐則臣


       “入春才七日,離家已二年。人歸落雁后,思發在花前。”隋朝詩人薛道衡的一首《人日思歸》,看似平淡的寥寥數筆卻飽含著濃濃的思鄉之情。亦如作者趙琳對幼時發生在達布察克鎮往事的追憶,深情款款,細膩動人。


       那豐茂的草地、皚皚的白雪、勤勞的牧民以及在草原上馳騁的馬兒和成群的羊羔,如同一幅雋永的畫卷浮現在我們眼前。“找羊羔”的故事、“家中老馬”的故事和“芨芨草”的故事,每個故事里都有著不變的主人公,便是祖父與祖母。老一輩人的愛往往是含蓄的,他們不習慣說些親密的話,可為了子孫們卻不辭辛苦。祖父母為了支撐全家人的生活,極力守護著未出欄的羊群。家中那匹“老的不能再老的馬”,也正如祖父一樣,為了這個家默默奉獻了自己的一生。而一直沒有找到的芨芨草,則象征著祖父對“我”最深沉的愛。往事歷歷在目,那些濃得化不開的親情也一一躍然紙上。“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可那些如星光一樣的人和事物,會溫暖著我們的整個人生。


——范子文


       這次閱讀的作品,我的感覺是女性作者較多,南方題材的作品較多,普遍呈現細膩陰柔之美。而這篇《達布察克鎮往事》則盡顯北國陽剛氣概,描繪了作者記憶中司空見慣的羊、馬、草……正是這些童年時期鋪滿視野難以回避的平凡事物,讓大漠草原的人們繁衍成長生生不息。對童年故鄉的眷念,對祖父祖母的懷戀,無疑將成為已在大學校園的作者的重要創作源泉。


——方  文


       《達布察克鎮往事》自成一格的敘事和抒情的格調,仿佛蒙古草原上的長調,悠揚、婉轉、純澈。作者帶著孩童般的視角,稚氣仰望與細心觀察著小鎮上的那些往事——人們對羊和馬的極度熱愛,草與人生命之間互動的秘密,山羊爺爺近乎通靈的本事,以及一切和星光一樣閃閃發光的事物。隨著童年的逝去,小鎮的故事也幾乎消散,然而,這些閃光的記憶經由作者栩栩如生的記錄,而得以鮮活存在,就像夢中的“百草園”,永不凋零。


——張  蔚




二等獎


作者:孫俊波

學校:荊楚理工學院

作品:《歸巢》


       滾輪在地上滑動的咕嚕聲,浩大的人群,故鄉的寥落,河流與父老,這是近年常見的回鄉主題,好在,他并不掩蓋他的困惑,能夠直面和表達自己直接的、直覺性的感受,不強求達成一個“意義”的結論,這使這篇文章有寬闊真摯的氣象。


——李敬澤


       回鄉的路也是一條腦波翻涌的路。作者在放假離開學校返回故鄉的公交車上、火車上,腦中翻滾著故鄉的點點滴滴。這是中國鄉村的共同的命運:為了致富,引進造紙廠,產生的水質污染讓村人喪失了生存的依靠,紛紛背井離鄉,到外地打工。這其中,大伯腦溢血病逝于異鄉,父親又從建筑工地腳手架上摔下,折了腳,不得不回到故鄉。“我”,作為家中的希望,靠讀書考大學考出故鄉,背負著家族命運的“我”,對故鄉,可謂愛恨交加。全文情感沉郁,有作者深切的感受在。好在“故鄉現在開始在療傷,那些以對土地和天空殘暴的方式來謀取利益的手段正在被終止”,這樣的結尾終于讓讀者松了一口氣,而作者,也在篇末抒發了自己的熱愛之情,“不管我們遠赴千里之遙還是萬里之遙,總會回來的,一定會回來的”,這是年輕一代的故鄉情結,丟棄故鄉,終究不是愛的方式。


——白庚勝


       讀完這篇散文,咕嚕咕嚕的聲音仿佛依然回響在腦際。是啊,我們在充滿噪音的馬路上徘徊,不知道自己從何處來,又要到何處去?人頭攢動,前路渺茫……村子里的造紙廠,污染了村莊,讓一條清澈的河變成了死亡的標本。搬遷,改造,致富……工業文明對鄉村的入侵,使鄉村涂上了一層灰暗的色彩。原來擁有的恬淡、安靜、清澈在遠去,各種各樣的困惑在襲擊鄉村,讓鄉村疼痛和受傷。好在時代在不斷調整步伐和方向,“故鄉現在開始在療傷,那些以對土地和天空殘暴的方式來謀取利益的手段正在被終止。”


       作者的敘述是輕松的,語言在游刃有余的詞匯間穿梭。農村,城市,故鄉,遠方……這些場景在作者回鄉的途中不斷交替出現,蠱惑讀者在回憶與現實的多維空間中進行思考、回望和判斷。這樣的結構,是有圖謀的,也是成功的。


——冰  峰


       近鄉情怯,離鄉迷茫,大概是所有出遠門的中國人都要面臨的精神和情感窘境。尤其在今天,拆遷、城市化、移民浪潮,為生存背井離鄉,鄉土的故鄉成了游子們最為糾結的心病。《歸巢》的作者有很多話要說,想明白的很多,想不明白的更多,所以說得糾結、痛徹,也說得語無倫次、披頭散發。作為一篇散文,這既是該文的優長,情感投入、思慮深沉,也是該文的問題,還可以更凝練、更集中、更有力。無論如何,這是一篇入情、深思、盡力地追究自我之作,就讓“發而為文”有了最切當的理由。


——徐則臣


       當人口遷移已經成為這個社會的常態,越來越多的人不斷踏上離家和歸家的旅程。無論我們為什么離開家鄉,外出求學也好,獨自打拼也罷,家鄉都成為了我們背后那個永遠無法割舍的地方。每到春節,離家的游子們都會紛紛踏上歸途,回到家鄉與家人團聚。然而作者卻在一開篇就告訴我們,他越來越不明白回鄉的意義,反而僅僅是一個不得不完成的使命。


       擁擠的人群,嘈雜的火車站,無數的旅行箱被人們推著前行,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作者用最簡樸的文字描寫了回鄉路上大家最熟悉的場景,無需過度地渲染,我們似乎已經置身于返鄉大軍之中。隨著列車的行進,我們看到了父親當年離鄉的經過,沒有浮夸的煽情,僅僅通過那句“父親不是選擇了遠方,而是被迫在流放”,就讓我們體會到了隱藏在背后的傷感和無奈。


       作者對于回鄉的意義所提出的所有質疑,在他踏上故土的那一刻起得到了答案,這就是家鄉對我們每個人的意義。作者十分細膩地表達出游子對家鄉難以言說的復雜情感,也許有過傷心,有過失望,有過憤怒,但是最終我們對于家鄉和故土,永遠都飽含深情。


——范子文


       這是一篇中規中矩的大學生散文,具有今天大學生典型生活經歷和典型價值觀,也具有典型的樸素文風。中國人講究過年,因此寒假回鄉是大學生的慣例。在列車上,作者一邊回顧一邊思忖,故鄉和親人之于自己,意味著什么。以“河旁邊的那座造紙廠”為符號的工業文明,將在田間勞作的父輩們驅趕到城市,然而,城市并沒有將父輩們真正吸納。故鄉,成為魂兮歸來的父輩們的歸巢。作者在文章最后寫道——不管如何,故鄉和我已然不可分割。


——方  文


       近鄉或許情更怯,離鄉則需斷腸。回去和離去到底是一種怎么樣的存在?——作者帶著這個巨大的疑問,走在歸途。轟轟烈烈的城鎮化,將許多人的故鄉都放置在一個尷尬的位置,渴望逃離卻無法脫離,想要回去卻再也回不去,這部分人的命運又何嘗不像故鄉一樣,迷茫、尷尬、充滿身份的焦慮。故鄉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會讓父親背著在外務工去世的大伯,騎著摩托車穿越大半個中國,實現爺爺“回來就好”的哀嚎?在巨大的創痛里,在故鄉的河流和暖陽里,在爺爺、父親和自己的身影里,作者搜尋著那些微妙卻割不斷的線索,重新確認著:“故鄉和我已然不可分割”。


——張  蔚




二等獎


作者:王芷怡

學校:贛南師范大學

作品:《老藤椅》


       文字是這次的稿子里最好的,干凈精確。童年記憶里的細微處幽隱處表達得委婉盡致,時有警拔、動心的段落。


——李敬澤


       作者顯然是個熟讀過中國古典文學,尤其《水滸傳》《聊齋志異》的孩子,文筆間氤氳著一股淡淡的古意,某個時刻,她會穿插這么一句來表達自己強烈的感情,“兀的不困殺人也么哥。兀的不困殺人也么哥。”這時候,她的父親已跟母親離婚另娶并生下了一個弟弟,她呼天搶地感到了自己被父親拋棄的痛苦。這篇散文的主題事關家族敘事,以“老藤椅”作為關鍵詞,這把藤椅,父親坐過,父親在上面吞云吐霧他的紅梅香煙,父母離婚后母親舍不得丟棄它,暗示了母親對父親的不舍。文章沒有交代父母為什么離婚,母親像一個沉默的道具,安安靜靜地在女兒的筆下出現。雖然如此,通讀全文,我們還是讀到了女兒對父親的不滿。姥姥過世后母親決定賣掉老藤椅,應該也是母親的一種自我解脫。文章時間跨度長,子孫四代,都在一篇不長的文章中出場,作者的把控能力值得稱道。


——白庚勝


       老藤椅是一句悼詞,是一場愛情或一個家庭的遺物,是一個孩子童年的傷口。父親離婚后走了,而父親坐過并且享受過的老藤椅還在。這把藤椅是母親的心病,也是母親唯一的情感期待和回憶。母親是堅強的,父親對婚姻的背叛并沒有擊垮母親,在孩子面前,母親掩蓋了所發生的一切。


       文章還刻意寫到了狗,狗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而小狗赤子卻背叛了它的小主人,最后也是不辭而別的離去,暗示著父親對母親、家庭的一種無情背叛。破碎的家庭讓“我”經歷了苦難的童年,童年唯一能給自己帶來快樂的迷宮游戲機也被別人“搶”走了,沒有父親的“我”居然沒有膽量把應該擁有的東西要回。迷宮游戲機是父愛的另外一種象征,父親被一個小弟弟騎在脖子上,“我想跑過去叫他,又猶疑了,因為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叫他爸爸”。被搶走的父愛已經一去不回。


       作者從一個孩子的視角訴說一個離異家庭給幼小心靈帶來的傷害。淡淡的憂傷,仿佛輕輕灑在傷口上的鹽,一點一點的溶解和滲透,讓傷口深處的情感一陣灼痛。文章的語感好,表達通暢,雖然文中情調彌漫著哀傷,但作者并未表現出語言的急躁和沖動,由此可見作者對文字所具有的克制能力和揮灑自如的表達能力。作為大學生的散文,是足可讓人點贊的。


——冰  峰


       老藤椅是歲月的一件證物,也是成長過程中創傷和疑問的提醒,它提醒“我”愛的珍貴與缺失。父親的“消失”、迷宮游戲機的易主、小狗赤子的失散、姥姥的意外死亡,乃至最后海上母夜叉故事來處之謎,都維系在一把老藤椅上。往事中有哀傷、遺憾、恐懼和憤恨,但正如藤椅之舊與破敗,緩慢日常到消磨了情感的烈度,當然更得益于自身的沉淀和修為,多年后回首往事,文字和情感能深沉、克制。這也是此文打動人的地方。但一篇好文章,還須在修辭、結構和創意等文學的基本面上層樓更上,方可情、理、趣、美四者兼具。


——徐則臣


       這是一篇來自女兒內心深處的獨白。兒時喝過的可樂,父親愛坐的老藤椅,忙于家務的母親,成為了女兒記憶中早已定格的畫面。當這幅畫面被驟然打破時,女兒甚至沒有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她并不知道父親為什么會突然離去,也不知道自己何時能再與父親團聚。她只知道,那把老藤椅成為了父親留在這個家里唯一的印記,母親默默地守護著這個印記,難以割舍。作者用平淡的筆墨為我們描述了一個家庭的解體,沒有撕心裂肺的哭鬧,沒有孰是孰非的爭論,只有一個年幼的女兒對爸爸離去的不解。


       若干年后,女兒在街頭偶遇消失許久的、很像父親的背影,卻絲毫沒有勇氣走上前叫一聲爸爸。她就那樣平靜地看著父親的身影消失在視線里,并沒有往前走出一步。就像作者所說的那樣,女兒在這一刻把她曾經得到的、現在和將來都不再擁有的,一并還給了父親。這場父女之間無聲的道別,讓我們看到了女兒心里壓抑多年的親情。飛逝的時光中,依然留存下來的,是那把破舊老藤椅發出的聲響。


——范子文


       老藤椅,實際上是作者生命經歷中創巨痛深的記憶。多年來,它像夢魘一般,令作者困惑感傷,又揮之不去。父母離異讓作者的童年不再完整,對父親的愛恨交加,被作者宣泄在對老藤椅的描繪中。姥姥、母親、“我”,三代女性的命運,由老藤椅串連,漫長歲月,令人唏噓。


——方  文


       一些生活中的物件,比離散的人、涼薄的情、動蕩的生命,更持久地深埋在我們頭腦的圖景里,更固執地用占據物理空間的方式,遮掩著我們內心的缺口。作者生命中缺席的父親,所坐過的老藤椅就這樣固執地存在著,見證著被拋棄母女碎裂的庸常生活:父親來過,又消失;一條叫赤子的狗,來過,又跑遠;姥姥,來過,又逝去……這所有的往事,如云飛散,甚至來不及問為什么——包括,那個關于母夜叉被拋棄的傷心故事。舊日生活的句點,以“老藤椅被賣掉”為標志,然而,對生活的不舍追問,可能才剛剛開始。


——張  蔚




二等獎


作者:顧紳楠

學校:浙江師范大學

作品:《蘭亭遙想》


       這樣的歷史文化散文,本易流于浮泛。作者融匯個人經驗、知識、見識,一路寫下來,頗見性情懷抱,也是難得了。


——李敬澤


       作者文氣十足,縱橫捭闔,文貫古今。有引證,有深度,也有觀點,可謂行文扎實,讓人嘆服。大學生對《蘭亭》有如此高屋建瓴的論辯,實在難得。《蘭亭》身世說法甚多,正史野史均有,各說紛紜,難有定論。而作者敢于移步沼澤,與諸多學者爭辯天下,其膽識過人也。當下學子,文已被西化,言滿口字母,民族氣節喪失,令人擔憂。而此文作者,漢語基礎穩固,兼具國學修養,是國家正統未來之才。如多數學子效仿之,中華之血脈,必有傳承也。


——冰  峰


       此文甚好,首先來自“專業”。不學書、單靠對書法進行偏僻的紙上研究者,大約難以對《蘭亭》的來龍去脈作如此體貼入微的推斷。其次來自“文學”。作者就讀中文系,于作文與思索乃立身之本,此文旁征博引、開合有度,作文之法也頗妥當,所以一萬余字的長文能氣韻貫通,娓娓道來。文章稍有些“大散文”的八股習氣,擺拍的雄偉姿態不時閃現,不過鑒于作者之年輕以及豐沛的才華與想法,一俟自信與平和降至,此等習氣當自然消除。此子可期也。


——徐則臣


       這是一篇“學院派”散文,引經據典,卻非常注意博古通今,不停留在書卷里。寫這樣的文章絕非一時之功,需要長時間的知識積累和身體力行,通過內文可以看到,其中一些觀點還需要通過爭論和感悟才能形成。在提倡文化自信的今天,《蘭亭遙想》令我們對當代大學生寄托厚望。


——方  文


       從“蘭亭遙想”到“蘭亭天問”,有一段長長的思緒,作者俯仰其間,切磋琢磨,引人深思。《蘭亭》是中國書法的最高境界,其背后的故事為人們長久地津津樂道,其流傳的跌宕身世充滿戲劇性,甚至蘭亭所在之處亦占盡風流。作者行文至此,并未停歇,而是結合現代以來思想家們對文化的反思而繼續審視:《蘭亭》作為一個文化符號,當它鑲嵌于博大的中華文化走向時,究竟意味著什么?書法這一中國獨有的藝術門類,對中華文明而言意味著什么?又將何去何從?這一穿越時空、與天地精神往來的疑問,可謂大哉問也,難能可貴。


——張  蔚




三等獎


作者:劉小笨

學校:廣東技術師范大學

作品:《比水更安靜的是淤泥》


       寫泰國北部的支教生活,很新鮮的題材,行文樸實,娓娓道來,有親切自然的氣息。如果能把這段經歷背景交代一下就更完整了。


——李敬澤


       在大學生的來稿中,寫親情和故鄉的作品占了多數,而這一篇散文,沒有寫親情,也沒有寫家鄉,寫的是異國他鄉,寫的是具有親情之感的友誼。


       作者把“我”與泰國副校長的友誼寫得很細密:體貼,關懷,命運的依靠。而與安安的相遇,則潛藏著隔膜、狹隘、沖撞。就人性而言,人性中分布著寬容和刁難,這是正常的。面對安安的挑釁,作者所給予的理解和超越人性的隱忍,是當代中國大學生學養的表態。這些具有濃郁生活氣息的場景和細節書寫,都具有親和的魅力,很容易把讀者帶到更加寬泛的思考之中。“比水更安靜的是淤泥”,讓人想到淤泥對人性的糾纏和陷入。


       大學生的生活是多姿多樣的,異國支教生活是大學生創作的珍貴題材,作者能夠抓住其特點進行客觀表達,并用自然樸實的語言進行呈現,讓讀者在了解異域人情的同時,感受異域文化的細微碰撞,這是作者處理題材的成功表現。


——冰  峰


       作者沒有運用華麗的辭藻,就將一個個鮮活的人物呈現在我們面前。年輕的支教老師,無所顧忌地拼命燃燒自己,為偏遠的泰國鄉村學校奉獻著自己的青春和熱情。在她看似堅強的外表下,卻隱藏著略顯脆弱的內心;安靜而青澀的撿茶姑娘青青,住在簡陋的房子里,賺著微薄的薪水,對現狀卻十分滿足;終日不見笑容的教務主任安安,并不受支教老師的歡迎,然而事實卻是她其實一直背負著沉重的家庭負擔,根本笑不出來;腦子慢半拍但卻熱愛學習的靜靜,在大雨滂沱中遞給支教老師一把雨傘,送上自己力所能及的關心。作者對這些人物性格和身份背景的挖掘,使得他們的形象躍然紙上,讓讀者們不自覺地跟隨著作者的筆觸一步步地走進了他們的世界。


——范子文


       一讀到這篇散文,就覺得應該獲獎。因為作為大國的漢語文學早應該具有世界的維度。美國人賽珍珠憑借中國題材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具有數千年歷史的漢語文學當然也可以去描繪世界的各個地區。很高興當代大學生作出了這種嘗試,讓我們看到了中國視角下的泰北故事和人情。


——方  文


       我們時常把生活比作水——或平靜如水的日子,或偶有波瀾的擾動;也許,在我們的潛意識里,始終對生活的浪涌懷有期待。然而,因前往泰國最北部的民養村支教,作者深入觀察與切近了某些“淤泥”般的生活:永遠分揀茶葉換取微薄利潤的青青,因原生家庭而墜入貧瘠困苦、在生活里陰郁奮戰的安安,因現實變故而放棄讀書、過早墜入塵埃的靜靜。這些生活,無法奢談平靜如水,卻任由命運的時光穿梭而過,留給作者的是真實中生發的生命力,與對所有沾染著灰塵的平凡個體的深深惻隱。那些“淤泥”,就是生命原本的底色。


——張  蔚




三等獎


作者:李司平

學校:云南文山學院

作品:《扁擔彎曲的弧度呈現》


       作者氣足,就像他的扁擔少年,這個從十四歲第一次和父親挑糞上山,到十八歲成年一直跟在父親后邊挑擔的小男子漢,有切膚之痛的生命體驗,方能如此詳盡描述扁擔之于一個少年的沉重和必須。窮人的孩子,14歲就懂得分擔父親的重量,從父親肩膀上接過來一部分生存的壓力,到自己稚嫩的肩上。這是扁擔的故事,也是少年成長的故事。扁擔走過的路,是一個人一生的路,每個人的一生,是各自不同的一生,無論王老挑,還是爺爺,仿佛告訴讀者,平凡人也有自己不平凡的人生際遇。作者敘述能力十分強悍,能把一件事緩慢深刻一一道來,行文間是不屈的命運和對艱難困苦的承擔。這也是一篇父與子相互認同的愛的禮贊,父親幫助兒子成長,兒子也以父親為楷模,長成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白庚勝


       以十四歲那年第一次跟隨父親挑糞上山為線索,詳盡地把“挑工”呈現出來,個中姿態、技巧、乃至力學原理,并由此生發,及生活悲辛,及人生百態,及鄉村里人與土地、與糞肥的近乎哲學般的生存心得。作者有著很強的細節還原能力,建筑在豐富的細節之上,他的情感和議論才更加沉實可靠。文章不復雜,道理也沒那么高深,但作者還是娓娓道來,字里行間顯出勞動者的沉著和對生命樸素的體悟。當然,文章再精煉一些,效果當更好。


——徐則臣


       作品所描述的內容十分厚重、可靠。生活在這個村莊的人,扁擔挑著一生的命運。隨著年齡和挑擔技術的成熟,“我”肩頭承受的分量也越來越重,最后挑到了八十斤。而當“我”考上大學的那天,“我挑斷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根扁擔。”如釋重負,自己終于逃脫了,可以不被扁擔重壓一生,重復爺爺和父親的命運。


       作者獨有的生活體驗讓其擁有了豐足的素材。有了這些素材,作者就想傾其所有把經驗展示給讀者。文章對扁擔的功能、力學原理也進行了一一交代,顯出了極度的專業。問題是,有的讀者對這些與己無關的講述并無興趣,特別是第一章節,緩慢的闡釋足以讓讀者喪失閱讀的耐性。如果將此節內容分解在情節所需之處,可能會出現更好的效果。


       作者的文字能力,敘述功夫都很出色,具有寫小說的天賦。散文,需要輕靈與精致,而不是沉重和繁復。如果在這一方面有所注意,相信作者會寫出更好的作品。


——冰  峰


       這是一篇描述父子情深的佳作,更是一首歌頌勞動人民的贊歌。作者用極細膩的筆觸,為我們詳細再現了與父親挑扁擔的整個過程。一個十四歲的“少兒不壯”的少年,挑著父親親手為自己制作的扁擔,模仿著父親的樣子,極力去證明自己已經長成為一個小男子漢。從挑扁擔的重量上,父親傳授于他凡事要“量力而行”;在“挑擔子”的路上,父親告訴他“每一步都要保持專注”。這些經驗始于“挑擔子”,卻受用一生。


       作者用了一個絕妙的比喻,他將土地比作波瀾壯闊的舞臺,每一個奔走在道上的挑擔人,都行走在前往舞臺的道路上。這個舞臺可以是莊稼甚至可以是我們的愿望和理想。“山有巨幕,舞臺中呈現生活。”這是一個積極向上又熱愛生活的從容少年,在父親的助力下極速成長的故事。


       我們常常在追尋生活的過程中忽略了生活本身。其實,每一段看似平凡的人生經歷,每一句看似質樸的諄諄教誨,都在為我們夯實腳下的土壤,助我們前行。


——范子文


       直接寫鄉間勞作的散文,在時下九五后的大學生作品中并不多見。在連續閱讀了數篇女作者描繪城市生活的散文后,讀到《扁擔彎曲的弧度呈現》,讓我耳目一新。文中對于挑扁擔的細節描寫,沒有相當時間的親身經歷,是不可能有如此感悟的。一個城里的孩子,用“淘寶”購買油鹽醬醋日常用品,就算是做家務了。但一個南高原大山里的孩子,用扁擔挑起糞肥,從家中到田間,這才是實實在在的人生。


——方  文


       物理意義上的扁擔弧度,肢體記憶上的承重硌骨,都成為少年成長當中不可或缺的細節呈現。十四歲的少年,接過父親親手制作的扁擔,第一次挑糞爬坡,極具儀式感。一根扁擔,能夠串聯的,是一片巨大的故事汪洋——制作扁擔的扁擔匠,挑回跳崖兒子尸體的王老挑,挑了一輩子扁擔、“四個孫子都是大學生”的爺爺……一根扁擔,能夠生發的,是無數樸素的人生哲學:量力而行;挑出去的是糞便,挑回來的就是糧食;男孩如何成為負重的男子漢……扁擔彎曲的弧度里,呈現著人生百味。


——張  蔚




三等獎


作者:邵 騫

學校:上海大學

作品:《荒草原野》


       不露聲色的批判是這篇散文的成功之處。作者用大量文字描繪“我”上學時路經的一塊廢地,這里的草是自由的,童真爛漫的,“呼喚著生命劇烈的野性”。然而,美好和自由只是暫時的,空地很快就變成了購物中心。這一切的變化似乎與一個人成長的命運相同,童年時“恣意的生長”只能是短暫的過程。長大了,只能融入社會,在“人聲鼎沸,異常熱鬧”的環境中尋找生活。同樣的一個地理空間卻變成了不同的風景,此時的“我”再也無法返回到童年的“我”了,這是人類的傷感。作者借景抒情,在批判商業掠奪人性自由空間的同時,也抒發了作者的無奈感懷。


——冰  峰


       作者通篇善用比喻、擬人等多種修辭手法,充滿詩情畫意地描繪出了自己少年時代所生活的一座南方小城。富有浪漫主義情懷的作者,還為住所前的一塊廢地起名——“荒草原野”。盛夏時,廢地中那些肆意生長的野草被喻為“綠色的海洋”;伴著風雨它們搖曳著身姿,“像一只鯨魚沉溺于海水時候肺部歡暢地呼吸,勻稱而又倔強逞強”;陽光照耀下,它們“像是璀璨的金色瀑布”。寒冬時,這些野草則“像是一群在冰雪里挺立但是又將倒下的衛士”;遠遠看去,“像一個巨大的白色毯子或者被褥,或者就像一個冬日里沉睡的巨大的湖泊”。作者用敏銳的觀察力和豐富的想象力,描繪出了一個生機勃勃的“仙蹤林”,讓讀者也仿佛置身在這“荒草原野”之中。結尾處,作者筆鋒一轉,曾經的“世外桃源”被新的購物中心所取代,原來作者懷念的是寄托于“荒草原野”中自己那一去不復返的少年時代。


——范子文


       那是一個充滿象征意味的空間——荒草原野,它可能是時間里的無垠荒野,是空間里被遺忘的廢地,是含混著草的瘋長、雨的肆意和風的舞動的青春。作者站在荒草原野生命的涌動里,觀察這一切,就像觀察自己。在觀察中,與各色天氣相處,更偶得自然中尋常卻依然動人的美,“云開雨霽的時候,天光從洗白的云朵傾瀉下來,像是璀璨的金色瀑布”;“四面的云也朝我涌來,就像站在宇宙的肺腑里,靜靜聆聽世界的呼吸”。這種平衡最后被推土機打破,荒草原野不復存在,變成了水泥森林。然而,我們和作者一樣確信:有一些生命的草,就長在我們的心里,恣意地生長,春風吹又生。


——張  蔚




三等獎


作者:張心怡

學校:復旦大學

作品:《母親和我和或許另一個女孩》


       這是一篇生命意識很強的作品,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只有母親知道,而母親又能知道什么呢?母親只有感知,比如說疼痛,或者忍受疼痛。母親是偉大的,偉大需要用疼痛來創造。作者站在一個女兒的角度、母親的角度細膩書寫了生育的整個過程。然后,開始書寫“我”和母親無休止的情感摩擦。生命的輪回,情感的輪回,讓女兒自然而然地經歷叛逆到理解的整個過程。


       這篇散文的語言和敘述方式是我特別喜歡的,讀起來如行云流水,通透暢達,但語言中包含的能量和血淋淋的生命意識又顯得十分沉重。女兒變成母親,有二十多年的路程,角色的轉換變成了人類悲憫的繁衍。這是悲哀,又是偉大。


——冰  峰


       “婁太太”,張愛玲小說中一個并不很著名的人物,成為這篇散文的影子主角,時時浮現在文本上空。究竟母親,或者我,哪一個會成為婁太太?或者本來就都是婁太太?或者,每一個女性,都有可能成為“婁太太”?現在有必要了解婁太太是什么樣子的?“她是一個不合時宜的人。她常常偷眼看著別人,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么話,做錯了什么事。然而她實在是做錯了什么。她的每一個生活場景都成為一種預言式的陰影”,這段文字讓我想到了《紅樓夢》里的邢夫人,尷尬人難免尷尬事的邢夫人,和婁太太一樣都是可憐的人。文章當然不只是為了告訴我們,母親和我都有成為婁太太的可能,它更想揭示的,是何以母親和我都有成為婁太太的可能,貧窮,是的,貧窮!父親去世后相依為命的母女倆只能精打細算過日子,當母親謀算著如何用十元錢在超市的活動中買到可以吃四個早晨的口糧時,作者感嘆,“不是母親把我變成了什么樣子,而是我把母親變成了什么模樣”,讀者也不免心有戚戚。


——白庚勝


       母親和女兒,可以是伙伴。在這篇非常女性主題的散文里,作者思考女性天然的生生不息的命運,她筆下的母親,既是將她帶到人間的人,也是她身體里女性角色成長的知心伙伴。正是這些母親們,也可以說是女兒們、女兒的女兒們,世代傳遞,讓我們人類綿延不絕。


——方  文


       正如作者所言:父親去世后,沒有男人的家庭里,生存關系就進入一種特殊的哲學命題之中,我只有你,你也只有我。這是一篇對母女生存關系的深切體察,從女性分娩之痛的意義開始叩問母親的意義與養育的本能,其間包裹著窘迫生活里的內疚、虧欠、依賴、相互需要、愛的給與,以及一個女兒對母親、女性等身份的思考和理解。在這份思考和理解里,所有被日常模糊了面容、可能會被忽視的母親,都有不可言說的力量和光輝。


——張  蔚




三等獎


作者:徐蘇杭

學校:杭州師范大學

作品:《驚鴻一眼,半世長情》


       我是沖著文章的內容給予高分的。我希望當代的大學生眼界更開闊胸襟更寬廣。文章里的張默君與邵元沖,都是近現代史上的風云人物。他們的愛情也堪稱今古傳奇感天動地。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們的近現代史像個小冊子,寥寥數頁,許多當年的轟動故事、許多當年的風流人物,如今都淹沒在昨夜星辰中。重新發掘中國的近現代史,絕非一人一時之功,至少需要成千上萬人歷經數代的努力。我希望當代大學生里出現有志者。“很少有人能偉大到使歷史折腰;但是我們每一個人卻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改變事件的一小部分,這些行為的全部將譜寫我們當代的歷史。”


——方  文


       跳出自我,用散文的筆法書寫一段歷史人物的愛情故事,在諸多來稿之中,屈指可數。作者用文字所營造的驚鴻一眼,半世長情的人生故事,可謂如夢如幻,如泣如訴。作為嘗試之作,有一定讓人欣賞之處。


——冰  峰


       作者將張默君與邵元沖之間的情愛輾轉,編制于國破山河碎的宏大歷史背景之中,描繪出一段心系家國的民國往事,更以細膩而婉轉的筆觸勾勒出了一對長情的風雨故人。初見,紫金花枝椏搖曳,幽香縈繞;再逢,紫金花贈予默君之手,難得芳心;春去秋來,誤會叢生如紫金花瓣紛翻如雪;久別重逢,紫金生歡,漫天飛舞……直到,邵元沖逝去,獨留紫金花書簽與故人相伴,共守往昔回憶。在作者用心暈染的唯美氛圍中,情感的波瀾一次次被推向故事的高潮,推向歷史細節的深處,推向每個個體可能體驗的至情至愛的驚心動魄處。


——張  蔚




分享按鈕
 
關于我們招聘英才網站大事記美中時報(電子版)廣告服務 - 網址導航
美中時報 © 版權所有
7星彩近200期走势图 二人麻将规则 江西时时中奖 北京塞车pk10 新时时几点开始 广东11选5稳赚技巧 全天人工精准计划在线 掌聊彩票真的能赚钱吗 哪个手机炸金花能赢钱 传奇国际l67网址 21点游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