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星彩近200期走势图

標本兼治 化解難民危機

2015年09月30日 12:32    來源:美中時報    成小洲博士

最近, 敘利亞難民問題引起全世界的關注。 特別是出現在土耳其海岸三歲男孩難民遺體的照片見報后, 沖破了歐洲各個主要國家對難民的阻攔政策; 全世界, 特別是西方國家似乎從此開始蘇醒了。 無論是歐盟委員會, 還是德國政府, 無論是美國, 澳大利亞, 還是加拿大, 都開始公開表態要接收敘利亞的難民, 為這些難民安排一個溫暖的家園。 甚至, 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市長已經公開表態, 該市政府已經做好準備接收敘利亞的難民。 他宣布渥太華將是這些難民的第二家鄉。

這種對待難民的態度, 確實溫暖人心, 催人淚下。 這確實是現代人類文明進步的表現。

但是, 我不禁要問。 是誰造成了這些逃亡的難民潮流呢? 試想一想, 天下又有多少人愿意離開自己的家園呢?

不錯, 戰爭是目前全世界出現難民潮的主要根源? 面對敘利亞問題, 乃至整個中東問題, 又是誰造成這個地區戰火不斷呢?


難民危機的根源


爆發于2010年的 “阿拉伯之春”,  處死了利比亞的卡扎非, 審判了埃及的穆巴拉克, 更替了突尼斯的合法政府; 反政府力量興起于也門,  革命的前夜似乎在敘利亞就要出現。 好像通過阿拉伯之春的革命要把中東人民從數百年來的專制獨裁統治中解放出來。 可是, 近五年來, 埃及政府多次更替, 極端宗教組織伊斯蘭國到處橫行; 過去的強權政府不存在了, 又沒有新的穩定政府來代替; 這就導致這個地區的局勢進一步惡化, 當地人民的生存無法保障。

面對這種混亂和戰火紛爭的局勢, 西方主要國家已經沒有當時極力干涉并除掉卡扎菲和穆巴拉克, 甚至想干掉敘利亞的阿沙德的熱情。 更沒有像當年派兵推翻阿富汗的塔利班和伊拉克的薩達姆, 并盡快扶持屬于自己控制的政府那樣的心思。

西方主要國家對該地區的態度轉變, 使該地區的人民已經看不到任何生活穩定和發展的希望。 那只有一條路---- 逃離這個戰火燃燒的家園, 沖向生活穩定的歐洲國家。

任何逃離自己家園的人們非常清楚, 到達歐洲國家的路途并不平坦; 偷渡方式同樣面臨著死亡的風險。 但是, 這樣總比在自己的家園遭受戰火的威脅要好一些, 仍有生的希望。 所以, 對這些偷渡的難民來說, 逃離自己的家園, 沖破路途中許多國家的邊防警察的封鎖, 需要有多大的勇氣呢?

西方主要國家公開表態接受這些處于苦難的難民, 這確實是人類文明進步的表現。 同樣, 在人類處于二十一世紀的今天, 仍然有數百萬難民到處流離失所, 這難道不是處于人類文明中的悲劇嗎?

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 中東國家就成為世界主要大國互相角力的場所。 而當地人民就成為這種角力的犧牲品。

我們來看現在的敘利亞。 在利比亞, 埃及和突尼斯相繼出現顏色革命后, 西方主要國家把目標就對準了敘利亞的阿沙德政權。 敘利亞的反政府武裝很快興起, 但是, 由于俄羅斯支持阿沙德政府, 敘利亞的反政府武裝并沒有很快得勢。 現在, 在這兩股勢力之外, 又出現了極端宗教組織伊斯蘭國。 這就使敘利亞的局勢更加復雜。

西方主要國家雖然痛恨敘利亞的阿沙德政權, 但是, 同時, 也痛恨極端組織伊斯蘭國。 這也就導致了西方主要國家面對該地區的局勢處于一種觀望態度。 這也是該地區人民處于災難生活的一個間接原因。


解鈴還得系鈴人


最近, 大批敘利亞難民通過各種方式經過東歐國家涌向西歐, 特別是沖向德國的畫面連續出現在全球各大媒體。 西方各主要發達國家已經公開表態全面無條件接收并安排敘利亞難民。 西方國家的這種充滿人道主義精神的舉動確實值得贊揚。 但是, 這只是解決目前難民危機的治標之策。 而治本之策仍然在于從根本上解決包括敘利亞在內的中東幾個國家的社會和政治穩定問題。

我們已經看到, 無論是歐盟委員會, 還是德國政府, 已經公開表態, 要接收數十萬的敘利亞難民。 這對于仍然處于流動狀態的敘利亞難民來說, 確實是極大的喜訊, 所以, 也才會出現眾多敘利亞難民在東歐地區就開始舉著標有 “去德國” 的牌子的情形。  歐洲各主要國家這種開放性的接收敘利亞難民的政策, 在某種程度上實際上激勵了那些想離開而還未離開敘利亞的人開始借這個機會涌向歐洲。 所以, 從歐盟委員會和德國政府領導人公開宣布接收敘利亞難民的政策后這幾天來, 雖然第一批敘利亞難民已經離開了匈牙利, 但從新聞里我們還看到, 源源不斷的難民又涌向匈牙利, 最終要到達發達的西歐地區。

難民潮, 對處于經濟艱難復蘇的歐洲來說, 是喜? 還是憂? 從長遠來說, 可能是喜, 因為這是一股社會新生力量。 所以歐盟委員會領導人含淚說, 我們要很好地接收這些敘利亞的難民, 要知道, 我們歐洲很多人從歷史上看都是難民。 但是, 從短期看, 確實是憂。 這些難民, 首先需要有處所, 有飯吃。 這對于目前處于經濟復蘇和高失業率的歐洲國家來說, 難道不是一種很大經濟壓力嗎? 此外, 還有文化的差異性。 所以, 并不是所有的歐洲人都歡迎這些敘利亞難民。 荷蘭的右翼組織已經開始公開反對政府接收敘利亞難民。 該組織宣稱, 不希望自己的社區中出現異族。

至此, 我們可以明白, 要根本解決敘利亞難民危機, 除了盡快解決現有的難民生活問題以外, 還必須解決包括敘利亞在內的幾個主要中東國家政治穩定問題。

解決該地區的政治穩定問題已經超出了該地區當地政府的能力, 而需要世界主要大國共同協力解決。 盡管西方主要發達國家近年來已經派出武裝力量, 打擊了該地區的極端武裝組織, 但是, 還并沒有達到穩定該地區政治生活的作用。 所以, 包括聯合國在內, 世界各主要大國在解決該地區政治穩定問題方面, 首先應該以打擊各種恐怖主義組織為目標, 盡快使政治對立的各方回到談判桌上, 以穩定民生為要務。 這也應該是目前世界主要大國為解決地區爭端問題的責任。


分享按鈕
 
評論 
驗證碼  
提交
黑色檔案

大眾新速騰或面臨二

  如果質檢總局經過測試評估,認為一汽-大眾的召回措施不能消除安全...

蘋果授權店被曝”洗

  中新網4月7日電 (IT頻道 張司南)近日,中新網IT頻道接到多位網友投...

環球公司

與工業互聯網“零距

  體驗者蒙上電子眼罩,戴上擴聲耳麥,坐在體驗椅上,跟隨設計師的講...

"黃金時代"結束諾基

  北歐國家芬蘭在歐元區長期表現優秀,但如今卻未能適應變化萬千的經...

關于我們招聘英才網站大事記美中時報(電子版)廣告服務 - 網址導航
美中時報 © 版權所有
7星彩近200期走势图 葡萄pk10软件下载 侏罗纪世界gg修改器 2019新型赚钱项目 网上购彩票合法网站 重庆老时时个位技巧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玩法 兴业证券炒股软件 安徽时时规则介绍 98极速赛车 西游争霸压分技巧